• <menu id="6sgmu"><u id="6sgmu"></u></menu>
    <input id="6sgmu"><u id="6sgmu"></u></input>
  • <menu id="6sgmu"></menu>
    <menu id="6sgmu"><tt id="6sgmu"></tt></menu>
  • <input id="6sgmu"><acronym id="6sgmu"></acronym></input>
    <menu id="6sgmu"></menu>
  • 承接全國范圍的手工刻字、石頭刻字、摩崖石刻、景區刻字、景石刻字、書法刻字等刻字相關工程,咨詢電話:133 3986 8950

    首頁 > 石藝文化

    刻字藝術的陰陽

    時間:2013-07-04 來源:互聯網 作者:佚名 瀏覽次數: 打印

    深入探討傳統的思維方式對人類文化所起的合理的、穩定的支配作用,尋找東方的哲理,更多地揭示天地間陰陽對立統一的客觀規律,為新興的刻字藝術注入更有機的"高級營養"。 《周易》是中國文化、中國藝

     深入探討傳統的思維方式對人類文化所起的合理的、穩定的支配作用,尋找東方的哲理,更多地揭示天地間陰陽對立統一的客觀規律,為新興的刻字藝術注入更有機的“高級營養”。

          《周易》是中國文化、中國藝術思維的源頭活水,其中有關陰和陽的思辨方式可以開啟刻字藝術美的新境界。刻字藝術是漢字藝術的現代化,是新時期科學與藝術日新月異時期孕育出的造型藝術的典型。

          科學的力量成為巨大的潮流,將人類的政治、經濟、文化不斷地推進著,刻字藝術家的思想、感情乃至感覺多么希望通過新的形式,去訴說一幅幅抒情的世界,去反映一幕幕真實的自我,將最悠久的漢字最引人入勝的造型,將我們的祖先創造文明最優先啟用的工具——刀,將宇宙間最誘人的紅橙黃綠青藍紫色彩點綴,藝術家無限自由的創作空間,委實美麗且富饒。

          自1991年以來舉辦的各種類型的刻字藝術展覽,不少作品令欣賞者嘖嘖贊嘆,令觀賞者精神愉快。在中國,新興的現代刻字藝術正蒸蒸日上。

          然而在展廳里,作品集里,有的創作者由于傳統知識的淺薄,創作時的盲目性歷歷顯現,他們或因書法根基欠缺,胡亂拼湊,或使刀無法,雜亂粗糙,或賦色無由涂抹庸俗,在書、刻、賦三部曲進行過程中手忙腳亂,難臻“有我之境”和“無我之境”。現代刻字藝術家應具備深厚的民族文化根基。具有綜合性質的現代刻字藝術,首先必須具備民族的優越性,中華民族的審美情趣是在獨特的文化歷史背景下逐步展開的,我們的漢字是古代圣哲“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中國歷代文人藝術家的審美觀照法皆源于此,均濫觴于《周易》。“無往不復、天地際也”,天與地之間的萬物萬象,中國人均習慣地以俯仰法來觀照,如王羲之的“仰視碧天際,俯瞰綠水濱”的名言和“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游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的抒情,王羲之深諳天地之道理,陰陽之法則,他的筆法如孟子言性,如莊周談自然,縱說橫說無不如意,他的書法如鳳翥鸞翔、似欹反正,變化統一,盡善盡美。自然萬象由陰陽構成,是我們先賢的宇宙觀、美學觀。《周易·系辭》言:“一陰一陽之謂道”,具有人類文化史上嶄新的特質和永恒的意義。

     


          在《易傳》中,陰陽剛柔,往往并提,現代刻字藝術的三部曲,每一部也都離不開陰陽剛柔的關系。書法是刻字藝術的基本。創作時筆與紙的關系,王羲之認為:“強紙用弱筆,弱紙用強筆”。無論坐姿或站立揮寫也有陰陽輕重之別,下體實、上體虛;左體實、右體虛。“把筆無定法,要使虛而寬”,講的是法無法,實則陸希聲傳下的五指執筆法是陰陽辯正法,、押、鉤、格、抵中的、格、抵為陰,押、鉤為陽,五指陰陽和合成合力,指實掌虛,指實為陽、掌虛為陰,管直為陽、心圓為陰。現代刻字作品創作用的字數少字且大字,書稿多為象形或古文字,是純造型性的創作,書體大多與構思動機有關,刻字愛好者應在筆力與筆意上多多錘煉,因為少字是容不得敗筆,毫厘之差失之千里,一筆之差即影響全布局,有創作者以為反正要經過刀刻,修修改改不傷大雅,實則不然,歷屆展覽的作品皆逃不過明白人的“火眼金睛”,因為書法的美最接近音樂的律動,抑揚頓挫必是一氣呵成,才能形成生機旺盛、精神煥發的整體。書寫時直筆的為陽,為雄強一系;曲筆為柔,為渾涵一路,屬內健、為陰。運筆時藏鋒用力為陽,側筆取妍為陰;“無垂不縮,無往不收”,起筆為陽,收筆為陰。行筆時圓筆為陽,方筆為陰;提為陽,按為陰;中鋒行筆為陽,側偏鋒為陰;橫筆豎下、豎筆橫下則是陰中有陽,陽中寓陰。刻字作品書寫時的執筆實能凝聚著陰陽的生命,用筆時的陰陽二氣活躍著創作者的精神。“夫勁速者,超逸之機;遲留者,賞會之致”(書譜句),勁健為陽,遲留為陰。無怪乎畫家石濤深深地贊嘆:“一畫也,無極也,天地之道也。”書寫時的點線立于一畫,“一畫者,眾有之本,萬象之根”。書寫時的點畫似能主宰著大千世界的無限性、活動性、乃至生命力,通篇充滿陰陽之勢。

          陰與陽有相排斥的一面,也有相吸引的一面,漢字的結體若能陰陽合德,即能達到上皆覆下,下以承上,遞相映帶,無使勢背,實處之妙,虛處而生。書體的陰陽若相搏不協調,作品形象即如陸維釗《書法述要》所言:“頭大身細,肩歪背曲,手斷足蹺,即不致如病人抉床支撐失據,也必如醉人坐立,不翻自倒;聚跛癃殘疾于一堂,能不令人對之作嘔?”“真書難于飄揚,草書難于嚴重,大字難于結密,小字難于寬綽”,前人于結體的經驗充滿一陰一陽,相對相反又相輔相成。現代刻字藝術是創作者自書自刻與賦色的藝術,書法是刻字藝術之本,通曉執筆、用筆、字法、章法、篇法的陰陽之道,深諳翰墨之妙通于神明之理的刻字藝術家,是否有此體驗:未執刀前所書寫的經典的、意向的書法,似已表明作品成功近半。

     


          刻字藝術創作是漢字藝術典型的陰與陽的互動。

          刀具為剛屬陽、毛筆屬柔為陰;宣紙的柔為陰,版材的硬屬剛。創作中常常可體味到剛、柔之性雖迥然相異,卻是互相吸引,互為因果的。毛筆于紙,刻刀于版,強健之性或和順之性皆由創作者主宰著。書法點畫的力度經刀的契刻、鐫刻,更強化了書寫的速度感與力的流程美,令版面造型更具美感與質感、空間性與時間性,用刀如作書,一畫之勢亦能如千里陣云,一點之姿亦似高山墮石。

          左手把刀,五指執刀或五指握刀;右手握錘,左手陰右手陽,左右手協調,陽擊陰行, 得心應手,游刃有余。執刀若“淺而堅”,容易達到“勢有余”,執刀若“深而束”則易患“勢已盡”。牽、抽、輕健、勁利,騰躍頓挫勢有余,振迅天真,可出現意外之美,應屬陽剛之美;反之,轉運旋回成棱角難達舒展生動之勢。

          用刀如用筆,有起收停頓之法,有陰陽向背之分,有轉折開闔之勢,有輕重緩疾之變。用方刀的,多凝整沉著,用圓刀的,則蕭散超逸。用刀如用筆,不能信刀涂鴉,須縱橫得勢,用刀細微處能婉轉清澈,能絲絲入扣的方稱高手。現代刻字材質多為木版,刀在版上行,也應無往不復,無垂不縮,落版輕,契入澀,令刀沉著不浮,刀刀貫以精神。創作者須練就很好的馭御刀鋒的能力,胸有成竹,精神融合,下刀有力,肌膚之麗。用刀若無法,不知擒縱,則心不能轉指,指不能轉刀,心不知手,手不知心,說什么用刀如用筆,應深信用刀有法亦如禪家句中有眼。

          刻刀在版上契刻或鐫刻,作品主體凸出的曰陽刻,主體凹陷的曰陰刻。傳統刻字大多因實用,故若能做到“下真跡一等”已屬上乘之作,且多以陰刻為主。作為純藝術而創作的刻字藝術,于刀法的美十分講究,創作過程常常遇到刀與刀、凹與凸、高與低等之間的陰與陽的矛盾,有經驗的刻字藝術家定有這樣的體會:陰陽相搏或陰承陽、或陽覆陰,或陰陽糾纏難解難分,然最終都必須以“違而不犯,和而不同”作歸結。于刻刀的執使應能充分發揮剛柔作用,如果是陽刻的,作品則陽中寓陰,計陰為陽,刀法肌理陰陽交錯。曾見古賢說:書寫筆力是一種感覺,不是物理上的力,今日我們應感悟于刻字的刀力也應由于感覺所至,即刀感之說。

          刻字創作刀感好的無論沖刀,鑿刀,切刀,皆少弩張劍拔之勢,刀法自然。創作時起刀有重有輕,收刀亦有輕重之分,然用刀之力,不在于力,因為用于力則刀死矣。用刀有澀刀,有滑刀,常以澀刀為主:刀方欲行,如有物拒之,竭力而與之爭,甚至在行刀時作微微顫動,刻出的肌理如千里陣云凈媚。

          市場上供創作的刀具也極具陰陽之功能:常見常用的有:圓口刀,平口刀,尖口刀,斜口刀,執刀的深淺長短,運刀的剛柔縱橫,轉刀時的鉤環盤行,用刀時的點畫向背,鋒利的、剛健的,刀在版材上刻出的視線是轉折的,流動的,或雄強或含蓄的,陽剛之勢與陰柔之韻交融,有節奏地流動著,行處皆留,留處皆行,往返自如且豪放奔縱,是作者任由心靈的呼喚去作音樂般,詩意的創造,沉著痛快,清活圓潤。刻字作品多以古文字為載體,神秘、質樸、率意、混沌的古文字具原始性,又具民族性,加之刀刻的豐富肌理美,更具現代性。

     


          陰陽變化,是宇宙萬物變化的現象。筆之運墨,刀之鑿木,色之賦彩,飽含陰陽美的刻字藝術開拓了漢字藝術新領域,刻字藝術是新時期,新的生活樣式、方式招呼而來的大眾藝術。全球化時代已造就大眾新的審美觀念——綜合、多元、交叉。看看那令人陶醉的音樂、舞蹈,形式上是多元組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甚至你我不分;再看看作為展廳藝術的書法,雖屬平而,但各種類型色彩或古樸、或斑斕的宣紙,都是創作者抒情達意的如意材質,也由此引來欣賞者們夢幻般的流連。現代刻字藝術是時代的產物,創作者自書自刻還必須有很好的美術的修養,豐富的賦色經驗。色彩與大千世界聯結緊密,是美的構成部分,馬克思說:“色彩的感覺是一般美感中最大眾化的形式。”藝術是自然與人生的返照,色彩是一門復雜深奧的學問。“一陰一陽謂之道”,色彩的學問離不開陰陽之道。無彩色的黑、白、灰屬陰,其中黑色的低度明應屬陰,白色的高度明屬陽;紅、黃、藍三原色屬陽;黃色明度高的屬陽,藍紫色明度低屬陰。紅色熱情昂揚、藍色深沉安靜;動為陽、靜為陰。間色即叫二次色,復色叫再間色或叫第三次色,色彩配置萬千變化,變幻莫測。色彩明度也叫光度或輝度,色彩的明暗、深淺、厚薄等構成都深含陰陽之妙。

          刻字創作三部曲的第三部——賦色,賦色是依附于凹凸的版面而隨形賦彩。“墨分五色”的書法在刻刀下蕩然無存,然再經色彩的冷暖,干濕,濃淡,裝點,令作品再進行一次陰陽剛柔的協調。而色彩的美的關系,難以用數字具體劃定,只能模糊的在感覺或體悟之中去進行自由變化的把握,可以根據視覺感覺去著意創造某種視覺效果,讓每一件刻字作品能展示或“暖變乎剛進之象”,或是“剛化乎柔退之象”。色彩于刻字作品頗具影響,因為色彩在陰陽變幻中具有節奏,富有節奏的色彩深具魅力,現代人的審美更多的向往節奏是科技時代大眾生理、心理的需要。

     


          藝術的陰陽剛柔說來源于古代哲學中的陰陽之說,正如《莊子·天下》所云:“易以道陰陽”。藝術的陽剛之美如雷,如雹,如長風出谷,如崇山峻嶺,威嚴宏大,如駿馬秋風冀北;陰柔之美如日初升,如清風,如晨霧,如云,如煙,如杏花春雨江南。蔡邕的“夫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是我國書法史里最早提出陰陽說的書學觀念,是漢字藝術美思辨的源頭,是中國書畫陰陽美的發端。中國書法的陰陽學發端是東漢時的蔡邕,中國畫陰陽學說最精辟、概括且最翔實的分析是清代畫家石濤:“一畫也,無極也,天地之道也”。俯察仰觀大千世界的一切,栩栩如生的動態與生機盎然的意趣皆一一可寓在浩如煙海的漢字藝術中,更能寓在現代刻字藝術創作的三部曲中。

          刻字藝術創作前的素材即文學內容也都要能觸動創作者的感情、激發創作的熱情;書寫時點畫的藏與露,方與圓,中與側,疾與緩;結體的向與背,欹與正,靜與動,虛與實,開與闔;鐫刻時陰刻陽刻,拙與巧,偃與仰,銳角與鈍角,流線與直線;賦彩時的明與暗,冷與暖,掩與映,濃與淡,深與淺,筆、刀、色互為傳神,在書法抽象基因基礎上作三維空間的多層次、交叉的創造。陰、陽不是孤立自存,互不相干,藝術中的陰、陽關系是相互依存、相互補充、相互滲透、相互作用的。創作過程中的種種矛盾、對立與統一促進了刻字藝術的變化與發展。“陰陽相搏”、“陰陽合德”的創作,現代刻字藝術高不可攀、深不可測、價不可估、生生不已、蓬勃發展。藝術之道本乎天地,天地有陰陽之分,人有剛柔之分,創作中亦陰亦陽,亦剛亦柔,然而不是平等,平均,而是有所偏優,或以陽剛取勝,或以陰柔見長。“立天之道,曰陰曰陽;立地之道,曰柔曰剛”, “陰陽以氣言,剛柔以質言”,刻字藝術家應立仁立義,氣質高雅,文質彬彬,那么“天人合一”境界的作品即可以問世。一陰一陽構成了易經的基本精神,如何將此精神應用到現代刻字藝術創作中,我愿拋磚引玉。

    聲明:本文章內容屬于分享和交流不作商業用途,如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
    標簽:刻字 刻字藝術 所屬地區分類:
      文章不錯
      相關文章:

      刻字理論

      當代刻字藝術要以構筑中國刻字藝術體系為旨歸,使中國刻字既有著傳統刻字深厚的人文積淀,又有著當代刻字對傳統的繼承發揚和拓展,還有現代刻字的探索與實驗,使中國刻字閃耀著鮮活生動的民族性格和時代精神。 中發布時間:2013-09-12

      古代碑文墓志隸書刻字精品賞析

      在東漢時期達到頂峰。此時,人文蔚起,書學稱盛,立碑之風大興,傳世漢隸碑刻精品甚多。經過魏晉南北朝,在隸變楷的文字發展過程中,隸書的形狀在各個歷史時期呈現出不同的形態。漢隸、魏隸、晉隸、唐隸異彩紛呈,各有千秋,在石刻上跳動著不同的韻律。發布時間:2013-09-05

      黃庭堅的化石刻字

      黃庭堅收藏的庭堅化石刻字,不得要說說黃庭堅本人:“黃庭堅(1045-1105),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又稱豫章黃先生,漢族,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詩人、詞人、書法家,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發布時間:2013-08-17

      大足石刻之摩崖刻字

      大足石刻(TheDazuRockCarvings),是唐末、宋初時期的宗教摩崖石刻,以佛教題材為主,尤以北山摩崖造像和寶頂山摩崖造像最為著名,是中國著名的古代石刻藝術。北山摩崖造像位于重慶市大足區城北1.5公里的北山。北山摩崖造發布時間:2013-07-31

      磚雕刻字

      中國古建雕刻藝術及青磚雕刻工藝品,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由東周瓦當、漢代畫像磚等發展而來。在青磚上雕出山水、花卉、人物等圖案,是古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種藝術形式。主要用來裝飾寺、廟、觀、庵及民居發布時間:2013-07-15

      国产亚洲日韩av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