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sgmu"><u id="6sgmu"></u></menu>
    <input id="6sgmu"><u id="6sgmu"></u></input>
  • <menu id="6sgmu"></menu>
    <menu id="6sgmu"><tt id="6sgmu"></tt></menu>
  • <input id="6sgmu"><acronym id="6sgmu"></acronym></input>
    <menu id="6sgmu"></menu>
  • 承接全國范圍的手工刻字、石頭刻字、摩崖石刻、景區刻字、景石刻字、書法刻字等刻字相關工程,咨詢電話:133 3986 8950

    首頁 > 石藝文化

    萊州云峰山千年石刻

    時間:2014-11-17 瀏覽次數: 打印

    在萊州的云峰山上,有一塊書滿碑文的自然臥形巨石,其上所書的北魏書法家鄭道昭撰寫的碑文,歷經風雨而依舊完好無損視為中華書法寶庫的真品。現在的云峰石刻中,卻出現了20多種反映其“愛仙樂道”的道家思想傾向的刻作。

     在萊州的云峰山上,有一塊書滿碑文的自然臥形巨石,其上所書的北魏書法家鄭道昭撰寫的碑文,雖歷經近1500年的風雨歷史而依舊完好無損,更被視為中華書法寶庫的真品。

    在今天萊州的云峰山上,有一塊高約3米、寬約4米、書滿碑文的自然臥形巨石,引得海內外文人騷客不遠萬里趕來一睹其風采。其上所書的北魏書法家鄭道昭為其父鄭羲撰寫的碑文,雖歷經近1500年的風雨歷史而依舊完好無損,更被視為中華書法寶庫的真品。
    令人稱奇的是,鄭道昭出任光州(今萊州)刺史以前的50年間,史書上津津樂道的皆是其崇儒敦學的記載。而現在的云峰石刻中,卻出現了20多種反映其“愛仙樂道”的道家思想傾向的刻作。這里到底記載著一代書圣鄭道昭怎樣的命運,又詮釋著鄭道昭晚年怎樣的人文情懷?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日前與魯東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及萊州博物館的有關專家一同探訪云峰石刻。

    萊州云峰山

    起筆云峰

    空山摩崖遺奇碑

    進入萊州云峰山景區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書有“云峰”二字的高大牌樓。穿過牌樓,沿路上行,路邊盡是奇松蒼翠,各具姿態。由景區主體建筑云峰大殿拾級而上,不出數百步后,眼前便是舉世聞名的鄭文公下碑。碑亭內,即是“字字發幽光”的“熒陽鄭文公之碑”。

    同行的萊州博物館館長林光旭告訴記者,碑文鐫刻在一塊自然的臥形巨石上,高約3米,寬約4米,是時任光州刺史的鄭道昭為其父鄭羲撰寫的碑銘。“光州就是現在的萊州。這碑文已經有1490余年的滄桑歷史了,能夠保存得這樣完好,堪稱奇跡。”林光旭感慨地說。據介紹,鄭文公碑碑文共1236字,棱角分明,風骨猶存,記載了鄭道昭的先父鄭文公家世功業,被譽為中國書法寶庫的珍品。

    在萊州各地的題刻很多,城南云峰山摩崖石刻大小有20多處,城東大基山上也有15處。云峰群刻之所以會被認定為我國北魏書法藝術的三大寶庫之一,出自鄭道昭手中的刻石功不可沒。作為北魏時期著名的書法家和詩人,鄭道昭的書法總結了篆、隸以來,特別是北魏初期的書法創造經驗,吸收了各家、各書法類型的有益因素,擯棄了粗陋的野起,凈化了線條,創出了“顫而枯澀”的道家文體,并對字體由隸書到楷書的過渡做出了“篳路藍縷”之功。

    “拿《鄭文公碑》來說,這些鐫刻在坦然的半圓形粗砂粒花崗巖石的文字,吸收了篆書筆畫混成、骨力內含的特點和隸書撥挑的筆勢,收到了多種筆法融合貫通的效果。再配以滄桑年月給大型摩崖石刻帶來的震撼人心的感染力,也就難怪成為書法界備加推崇的瑰寶了。”林館長深有感觸地告訴記者,鄭道昭在書法方面取得的不朽藝術成就,被后世奉為“北方書圣”,與王羲之并尊。

    不過,這位卓越的書法家在給后人留下了獨具特色的“道家體”珍寶的同時,也給世人留下了重重歷史謎團。據林光旭介紹,云峰刻石中與鄭道昭父子相關的刻石有39種,反映鄭道昭“愛仙樂道”的道家思想傾向的就達20多種。但令人不解的是,《魏書·鄭道昭傳》中對其的描寫是作為一個“崇儒敦學”的儒家衛道士身份來記載的。這一身份的差異,蘊含著鄭道昭人生軌跡怎樣的改變?

    《鄭文公碑》

    宦海坎坷

    膠東山川覓乾坤

    記者見到魯東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院長、史學教授俞祖華時,俞教授表示要揭開鄭道昭的石刻與其史載身份的差異,就要從這位“北方書圣”的人生經歷尋找答案。

    據介紹,鄭道昭早年的仕途可說是一帆風順,一度任職于朝廷中樞,官至秘書丞,兼中書侍郎。這一時期的鄭道昭具有強烈的儒家“兼濟天下,崇儒敦學”的治世思想。然而宦海風云,吉兇難測,受其兄鄭思和協從謀反符株一事牽連的他被降為咨議參軍,從此他開始了歷時10年的宦海坎坷之路。

    “鄭道昭的官位被罷黜后,并未改變這位士大夫建功立業的理想,其任國子祭酒時,還曾三次上書力主崇儒敦學。”俞教授告訴記者,但也許是宣武帝對這位自己已不再信任的士大夫頻繁上書言事已經厭倦,不久就把鄭道昭由國子祭酒貶為光州刺史。北魏永平三年(510)年,鄭道昭離開洛陽到光州(今萊州)上任,從此與萊州結緣。

    如果說這一仕途挫折對鄭道昭由儒家積極入世思想到道家消極遁世思想的轉變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么膠東半島固有的地域文化和道教傳統,則可看做是其晚年思想轉變的外在因素。“我們知道,膠東半島自古以來就是‘神仙’方士之域,自戰國始就流傳入海求仙的故事。”俞教授介紹說,秦始皇、漢武帝都曾把這里看作神域仙鄉,多次東巡求仙。萊州市至今仍保留著秦始皇的“望海臺”、漢武帝望安期生的“幸臺”、北望海中二山之“二亭山”等遺址。東漢以后,道教興起,膠東一域又成為道教發源地之一。膠東地區悠久道教傳統以及追求長生不老的宗教氛圍都構成鄭道昭產生“愛仙樂道”道家思想傾向的重要因素。

    探尋膠東半島悠久的道教傳統之外,俞教授還把研究的目光朝向了當時的時代環境。魏晉南北朝時期,玄學家把《老子》、《莊子》、《周易》,稱為“三玄”。“儒、道兩家歷來既相互排斥,又互相滲透,士大夫階層利用老莊哲學解釋儒家經典,崇尚清淡,大興玄學清淡之風,這就迫使儒學之士須兼習老莊、精研易理,才能安身立命。”俞教授說,因此當鄭道昭經歷過孝文、宣武由治而亂的時代更替,特別是歷經仕途的坎坷后,儒家入世與道家避世兩種思想的此消彼長便在潛移默化中開始了。

    在史學者看來,鄭道昭出任光州刺史以前的50年間,沒有見到有關他“愛仙樂道”的記載。而遭遇仕途挫折的鄭道昭恰巧到了山川秀美、道教傳統極為濃厚的光州,可謂找到了撫慰自己心靈的樂土,這無疑對他晚年的思想轉變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

    不任威刑

    于“無為”處尋“作為”

    盡管“好仙樂道”,但身為朝廷命官的鄭道昭并未沉寂在談玄論道之中。相反,在現在萊州廣為流傳的,是鄭道昭政務寬厚、深受百姓愛戴的傳說和故事。

    據林光旭館長介紹,相傳鄭道昭外放至光州(今萊州)任刺史期間,經常游云峰山與道家講經論道,歸來感到饑渴,便至膳房,碰巧膳夫不在,便悄悄進屋,看到兩只老鼠正從桌子的籃子偷雞蛋。兩只老鼠緊緊抱在一起,懷中藏著一只雞蛋,從籃子里滾到桌上,再滾到地上,便毫不聲響地鉆進桌子縫里不見了。這時侯,膳夫挑水回來,見到鄭大人在此,心中一驚。鄭道昭一本正經地說:“這些日子,雞蛋買的多吃的少,你都放哪了?”膳夫正為雞蛋不翼而飛發愁,無奈之下,只能跪下求饒。鄭道昭噗嗤一聲笑了,他把桌圍一掀說:“你看雞蛋不是都在這里嗎!都是老鼠作的怪!”事后,鄭道昭想堂上動輒用刑問案,老百姓哪有不害怕的,自己斷案也一定有錯,錯殺過無辜。從此,他辭去官職到道士谷當了道士。

    “傳說歸傳說,鄭道昭因這件事而辭職并不符合歷史事實。”林館長介紹說,《魏書·鄭羲列傳》中就記載,鄭道昭“出為平東將軍、光州刺史,轉青州刺史,將軍如故。復入為秘書監,加平南將軍”。因此,鄭道昭當時并未在光州辭職而是又回到京都為官。“但就流傳在萊州一帶的關于鄭道昭為官的這一為人樂道的民間記載來看,鄭道昭‘政務寬厚,不任威刑’的治道之術,還是深得百姓愛戴的。”林館長說。

    對此,俞祖華教授也有著同樣的看法。俞教授認為,鄭道昭晚年游山玩水、談玄論道、寄情自然,是為了避開現實,尋找一種精神上的寄托,祈禱著從“無為”之中能大有作為。“在‘愛仙樂道’道家思想傾向的背后,世人依然可以看到其積極入世的儒家思想風尚。”俞教授介紹說,史學家魏收對其政績的評價是“其在二州,政務寬厚,不任威刑,為吏民所愛”,可見其為政之道還是深受推崇。

    鄭道昭與萊州的不解之緣,至今仍讓萊州人驕傲。林光旭館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鄭道昭晚年“好仙樂道”思想的形成,除了于時代、個人遭遇等原因有關以外,光州所屬的膠東一域的人們崇尚“神仙拜神的道教信仰”,對其思想的轉變十分關鍵。而這一思想的轉化對鄭道昭形成“顫而枯澀”的道家體和開北魏“清拔之氣”的一代詩風,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從這個意義上講,自然條件優越、人文傳統濃厚的萊州造就了一代文宗鄭道昭。

    “與山河同在,與日月同輝”。鄭道昭曾在《鄭文公碑》中書寫下這樣的希冀。隨著時光的流逝,故人已去,山石猶存。這位歷經坎坷而不移其志的一代書圣,以其光輝的書法藝術成就,為膠東一域留下了被稱為北魏三大藝術寶庫之一的云峰刻群,為后人所尊崇和景仰。如此的杰出貢獻,無疑可比山河,可映日月。

    YMG 記者 高偉 通訊員 季文豪 郝智 報道

    ■相關鏈接

    魏碑體鼻祖

    鄭道昭

    鄭道昭,字僖伯,自號中岳先生,著名書法家,魏碑體鼻祖。光州(今萊州市)刺史。北魏滎陽開封人。自幼博覽群書,魏孝文帝時始為官,永平年間任光州刺史兼平東將軍。任內政務寬厚,不濫用酷刑,以教化和培養人才為己任,深受百姓擁戴。

    其生性閑適散逸,喜游山水,好為詩賦,尤工書法。在光州各地題刻甚多,計有萊州城南云峰山摩崖石刻大小20處,城東大基山15處,天柱山(今屬平度市)8處。魏晉南北朝時期,是漢字由漢隸向楷書發展變化時期,鄭道昭融百家之長于一體,刻意創新,筆力圓勁蒼健,結構嚴謹,運筆嫻熟自然。

    其代表作為“鄭文公上碑”和“鄭文公下碑”。此二碑刻于天柱、云峰二山,碑文頌揚其父才智功德,被譽為“隸楷之極”。

    鄭道昭喜歡修身養性,煉氣化丹。曾于延昌元年(512)在大基山依東、西、南、北、中虛設“青煙寺”、“白云堂”、“朱陽臺”、“玄靈宮”、“中明壇”等煉氣之處,并刻字志之,還作詩一首《置仙壇詩》題刻于壁。后任青州刺史兼平東將軍,復為秘書兼加平南將軍。熙平元年(516)卒,謚號文恭。

    ■縱深閱讀

     云峰山簡介: 云峰山又名文峰山、寒同山,俗稱筆架山,座落在市區西郊萊州城南15華里處,林壑優美,山青水秀,“春桃“、“夏槐“、“秋楓“為三時絕景。 自山麓至山頂,分布歷代刻石37處,聞名于海內外的北魏光州刺史、著名書法家鄭道昭于公元511年,在此山留下了寶貴題刻17處,均刻在山內險峻的摩崖之上。主要刻石有《鄭文公下碑》、《論經書詩》、《觀海童詩》等。 云峰山巖石嶙峋,峰高、谷幽、林茂,景色如畫。春來,蒼松滴翠,百花吐艷;初夏,刺槐花開,皚皚雪白;秋日,松濤波涌,霜染楓紅。“春桃”、“夏槐”、“秋楓”為三時絕景。云峰山名勝古跡眾多,自山麓至山頂,分布歷代刻石37處,聞名于海內外的北魏光州刺史、著名書法家鄭道昭于公元511年,在此山留下了寶貴題刻17處,均刻在山內險峻的摩崖之上。鄭道昭被譽為“北方之圣手”,著名的《滎陽鄭文公之碑》高2.8米,寬3.6米,為魏碑之冠。另有《論經書詩》、《觀海童詩》等亦為名刻。其字體承隸啟楷,書法謹嚴渾厚,蒼勁飄逸,歷來為金石家、書法家所推崇,是研究中國字體演變和書法藝術的珍貴資料。國內外著名書法家、學者接踵而至,訪謁碑林,并留下了大量的書畫墨寶。日本書道學者對云峰刻石更是推崇備至,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學童,每年來此訪碑者絡繹不絕。云峰刻石不僅是書界圣地,更成了連接四海友誼的橋梁。 景區介紹   云峰山海拔305米,自山麓至山頂,分布歷代刻石37處,聞名于海內外的北魏光州刺史、著名書法家鄭道昭于公元511年,在此山留下了寶貴題刻17處,均刻在山內險峻的摩崖之上。主要刻石有《鄭文公下碑》、《論經書詩》、《觀海童詩》等。   “94年文物古跡旅游”將云峰山的石刻做為入選的景點。云峰山位于萊州市南7.5公里處,三座山峰東西一字擺開。酷似中國傳統的筆架,所以當地人又叫它“筆架山”。它因為上面有“云峰刻石”而成為中外游人神往的地方。尤其是文化品位比較高的人,鮮有不到這文化瑰寶薈萃之地一游的。   1998年被國務院定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鄭道昭書法被推為楷書之最,是研究中國文字由隸書向楷書演變的寶貴資料。坐落于山林的云峰大殿,建于1984年,內設云峰山管理所、鄭道昭紀念館、休息室、購物處等。   該景點主要接待文化旅游團,每年接待日本書法愛好者600多人。近年來,國內書法愛好者和當地群眾也常登山游覽。從城區沿三藍路向南直行4公里,向東行3公里,即到達,進山路是水泥路,寬5.5米,直達云峰大型停車場。當地土特產有萊州毛筆、玉雕、草編,以及螃蟹、對蝦、文蛤等海鮮。 景點特色   云峰山巖石嶙峋,峰高、谷幽、林茂,景色如畫。春來,蒼松滴翠,百花吐艷;初夏,刺槐花開,皚皚雪白;秋日,松濤波涌,霜染楓紅。“春桃”、“夏槐”、“秋楓”為三時絕景。云峰山名勝古跡眾多,自山麓至山頂,分布歷代刻石37處,聞名于海內外的北魏光州刺史、著名書法家鄭道昭于公元511年,在此山留下了寶貴題刻17處,均刻在山內險峻的摩崖之上。   鄭道昭被譽為“北方之圣手”,著名的《滎陽鄭文公之碑》高2.8米,寬3.6米,為魏碑之冠。另有《論經書詩》、《觀海童詩》等亦為名刻。其字體承隸啟楷,書法謹嚴渾厚,蒼勁飄逸,歷來為金石家、書法家所推崇,是研究中國字體演變和書法藝術的珍貴資料。國內外著名書法家、學者接踵而至,訪謁碑林,并留下了大量的書畫墨寶。日本書道學者對云峰刻石更是推崇備至,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學童,每年來此訪碑者絡繹不絕。云峰刻石不僅是書界圣地,更成了連接四海友誼的橋梁。 魏碑石刻   云峰山上保留有北魏年間光州刺使鄭道昭的20幾處魏碑石刻,從而使云峰山海內外馳名。   原來中國獨有的書法藝術,一向有“南帖北碑”之分。南方盛 云峰山   行帖學,北方盛行碑學,并由此分為中國書法的兩大流派。一般來說,帖派筆鋒流媚婉麗,碑派則雄奇方樸。而在北碑中,又以魏碑為鼎盛時期。魏碑又為后世的楷書奠定了基礎。   然而,魏碑雖然百家齊出,風格萬千,但保留至今的碑銘不過二百余件,自成流派的也僅有十家。鄭道昭是十家之一,可是在這里保留下來的碑刻達42件之多。不論就書法的造詣,還是刻石的數量,都令歷代學者蜂擁而至,象朝圣一般來到這里。   游人在飽覽了這書法寶庫之后,難免疑竇叢生:為什么如此美妙絕倫的藝術珍品偏偏鐫刻在遠離縣城的地方?這里盡管不是人跡罕至狐兔出沒的荒涼之地,可畢竟遠離鬧市,交通不甚方便,非有學術追求的殷殷熱望,很難登臨做長時間的揣磨。

    云峰石刻

    云峰山又名文峰山,俗稱筆架山,位于萊州市南15華里處。云峰山名勝古跡眾多,自山麓至山頂,分布歷代刻石37處,聞名于海內外的北魏光州刺史、著名書法家鄭道昭于公元511年,在此山留下了諸多寶貴題刻,均刻在山內險峻的摩崖之上。

    鄭道昭被譽為“北方之圣手”,著名的《滎陽鄭文公之碑》高2.8米,寬3.6米,為魏碑之冠。另有《論經書詩》、《觀海童詩》等亦為名刻。國內外著名書法家、學者接踵而至,訪謁碑林,并留下了大量的書畫墨寶。日本書道學者對云峰刻石更是推崇備至,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學童,每年來此訪碑者絡繹不絕。

    聲明:本文章內容屬于分享和交流不作商業用途,如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
    標簽:石刻 摩崖石刻 所屬地區分類:
      文章不錯
      相關文章:

      唐代石刻道德經幢

      經幢高約6米,分為幢座、幢身、幢頂三部分。除幢頂為青石外,其余皆為漢白玉制成。幢座為一石雕須彌座,高0.25米,直徑1.1米,座下有方形平臺,系后世補砌。這是我國現存較好,年代較早,且形體最大的石刻道德經幢,雖有破損,仍然具有極為重要的文物價值。為了便于保護,1986年省文物局撥專款,在其上建六角亭一座,2001年上半年又重修了碑亭。發布時間:2016-09-29

      五泄摩崖石刻

      五泄自古為名家至暨必到之地,留下了許多詩文作品。也留下了一些碑刻和摩崖。至今陳洪綬手書“三摩地”石刻門額猶在,徐渭所題“七十二峰深處”碑石仍在五泄禪寺庭園中。唐寅所發布時間:2016-06-26

      和黃金等價的天開圖畫摩崖石刻

      千百年來,齊云山既是道家的洞天福地,又是歷代文人雅士的精神家園,他們寄情于山水,留連于巖泉,情興所至,潑墨唱和,于是這滿山的懸崖峭壁上就留下了千余處刻工精湛的石刻和碑刻。“天發布時間:2015-12-24

      九日山摩崖石刻

       自晉朝以來,九日山便以“溪流演漾、峰巒映發”的迷人景色,成為著名的旅游勝地。其山麓的西晉名剎延福寺及供奉通遠王李元溥的昭惠廟,迄今已有1700多年的歷史。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摩崖石刻遍布全山,記錄著宋元時期泉州海上貿易的巔峰時刻,更承載著我國人民與世界人民友好通商往來的歷史記憶。發布時間:2015-02-17

      武夷山摩崖石刻

      武夷山摩崖石刻目前已發現摩崖石刻400多處。大都是宋、明、清時代的遺墨,篆、隸、楷、行、草各種字體都有,蔚為壯觀。其中最大者為刻在玉女峰旁勒馬巖上的“鏡臺”二字,五丈見方,字體工整俊秀,數里之外都能望見。發布時間:2015-02-15

      国产亚洲日韩av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